梦里乡愁知多少


  多少次夜深人静的时候,总是在梦中看见故乡身影。乡情是一首动听的歌,总是令我们回味无穷。
  每年春天是故乡的土地最热闹的时候,最富有生机的时候。父亲赶着耕牛,母亲将一颗颗希望的种子,撒进了希望的田垄。记忆里的故乡就像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,瞬间展现在眼前,亲切而又遥远。记忆里的故乡,是一首悠扬而持久的歌,在我心中愈发的熟悉而深情。
  每年夏天,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。我们在田野上玩各种各样的游戏。用豆梗与蒿秆自己编制手枪与步枪等各种各样的玩具。“学习李向阳,坚决不投降”“缴枪不杀,我们是铁道游击队”等一些在电影中学到的一些台词和我们自己编的儿歌不离于口。黄昏时升起的袅袅炊烟,是母亲唤我们回家吃饭的消息树,我们恋恋不舍地各自回家。夏天的小河,更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,是天然的浴池,我们变换着游泳花样,在小河中戏耍、打闹。有时,发现爷爷手里拿着一根柳条来到河边,要惩罚我们的时候,我们便捧起自己的衣物,藏进河边的庄稼地里。
  那时候,村子里有一座果园,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。负责看守果园的是我三爷,对看守职责忠心耿耿。我们去偷偷摘果时,如果被发现了,三爷会撵得我们魂飞魄散,有时将母亲为我们做的布鞋都跑丢了。记得一次中午,我们到三爷家去探风,看看三爷是不是在家吃午饭。我们悄悄地趴在三爷家的窗外,往屋里窥探,结果发现,三爷没有在果园里,正在家中吃午饭。我们心想:”这可真是天赐良机,又可以到果园为所欲为地大吃一顿那些果子了。哪曾想,我们刚进果园没摘几个果子,三爷便拿着一根木棍追了过来。原来,我们在三爷家外鬼鬼祟祟窥探时,被他发现了。
  走过沧桑换来晴空,梦醒家园在手中。 ”多少次午夜梦回,故乡依然在千里之外,虽然不能朝夕相对,但我知道故乡从不曾远离于我。我在故乡温暖的怀里,而故乡却在我的梦里,
  那一条条乡间小路,走过无数次,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哪里有水沟,哪里有车辙印,哪里应该转弯。朴素温馨的乡村路,是放飞我们童年的欢乐而温馨的梦,时常扯痛我们的乡情,令我与故乡紧紧的相连。故乡的小路,永远印在心里,那是通往家园的心路。□于佳琪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