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致而微

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11-07 11:41 [打印] [ ] 论坛
    闲来无事的星期天,躲在家中收拾旧物。经年囤来的漂亮本子,空白依旧,一字未填,只是安静靓丽地躲在箱箧中,藏着岁月的清凉。
    因为太过漂亮,所以无限溺爱,这般华丽的纸张,落得个空空如也。若想在这样的纸上涂鸦,必然带着沉沉的眷恋与不舍,于是每每便由它在岁月里年华虚度,红颜迟暮,终成辜负。
    和这些精致的笔记本命运一样,书柜里某本书买来后左思右想竟舍不得拆封,看它在塑封里明净的纤尘不染的天真模样,很想任凭它潇洒地盘踞在书柜上,陈年风霜淡淡吹过,不留一丝痕迹。
    这般收藏起来的不只是一本书的实物,实则夹带着将心爱之物纳入囊中的喜悦心情,一种真实拥有的感觉油然而生,放眼看去满架爱书,即使身无分文,也有一种富有者的满足感。贪心地收集所有珍爱的片段,连缀成一幅锦绣生活。
    类似的情况总是屡见不鲜,下载的电影也许不会去看,买来的邮票也许永远不贴,我们的热爱太过炽烈,所以它们都偏离了出生时最初的意义,成为我们无限眷恋的某一种形式。
    漫无边际的热爱很像一种昂贵的浪费,所以很接近虚无缥缈的浪漫。我们对这些心爱之物的要求并非物尽其用,只是要在它边边角角的背景信息里,它华丽炫目的优雅形式里,寻找美的寄托。南辕北辙地相爱着,不由分说。
    幸而囊中羞涩,这般暴殄天物只能偶尔为之。被尘封的那本古诗,一年后想一想还是启了封,撕去塑膜,还它本来面目,与它灯下相对,才算得不负深情。
    热爱漫无边际,生活自有分寸。
    □黎武静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

  •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