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松和力度

编辑:崔光宇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09-11 09:23 [打印] [ ] 论坛
   学琴时,最大、最致命的毛病是力度上不去。因此,声音立不起来。拉的是大提琴,发出的声音却与大提琴相去甚远,是一种什么也不是的声音,这实在有点儿可悲。我怨自己身体太弱,力气太小,而老师却说:“没有力量是因为不放松。”  
    老师说:“要将全身的力量蓄聚到肩膀,由肩膀传到大臂,由大臂传到小臂,由小臂传到手腕,再由手安忆腕传到握弓的手指,最终,力量落在弦上。要使力量顺利地传达到终点,必须要放松,任何一个部位任何细微的紧张,都会抵消这种力量,妨碍这力量直达目的地。”这放松的感觉很不好找,老师教也教不会,看也看不见,只能靠自己去琢磨、去体悟。有时候,自以为放松了,实则却紧张得要命;有时候,正糊里糊涂,忽然拉出一个真正的大提琴声音,老师说:“放松了。”而一得意,一注意,那放松的感觉却溜走了,再也找不着。放松来无影,去无踪,真正成了仙踪。  
    我苦苦地寻了几年,也未找到它并留住它,因此,那力度始终也上不去,声音始终立不起来。我的大提琴到底也没有奏响,看来,这把琴命定不属于我。我在那弦上费了偌大的心血,到头来只懂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道理——力度来自放松。  写了几年小说,渐渐发现,这个拉琴的道理似乎可以运用在我的创作上。要将这宏大的世界和生活所给的感受蓄聚到心里,由心里传到笔尖,最终变成小说。这从生活到心、再从心到笔的路途,应该是畅通的、少障碍的。我以为,也不能紧张,要放松。  
    生活中,切莫牢记自己是作家,端起作家的姿态,皱紧眉头,瞪大眼睛,牢牢地盯着生活,一心想看出什么奥秘,什么真谛。恰在专心一致看生活时,生活从身边湍湍地流了过去,连些水声都没在耳边留住。莫记自己是作家,莫以写小说为己任,只是像平常人一样认真、放松、热情地生活,自然会悟出一些意思来,虽不是真谛,也不是奥秘,可总会给人一点启示。生活好像是汪洋大海,要去捞它,用碗、用瓢、用盆、用缸,终能得水几多?应该变成一条鱼,游入水中,自由自在,整个大海便都获得了。  
    想多了,纠缠久了,或许会抵消力量,会妨碍心中的喜怒哀乐自然流出。有时候,也许会使心里的东西流出来,面目全非,成了什么也不是的东西,或者成了什么别的声音。就好比拉大提琴时发出了不是大提琴的声音。有时候,事情就是这样奇怪:越是刻意地去追求,越是达不到。  实际上,小说也是一把琴啊。我自以为找着了属于自己的琴,我要将这把琴拉响,奏出这把琴真正的声音。□王安忆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

  •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