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海

编辑:崔光宇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07-18 16:25 [打印] [ ] 论坛

    从杭州坐高铁到秦皇岛只需六个多小时,随身带去的书还没翻多少,窗外的景色已从葱绿的江南湿地变成了中原大地。  现代交通彻底颠覆了山的巍峨,水的浩渺,高速轨道毫不费力地把不同的地域缝合在一起,使得现代文明与凝重的历史交汇碰撞,折射出全新的光点,让人感怀不已。  此行的目的地——北戴河。  

      有人说,北戴河是镶嵌在渤海湾上的一颗耀眼明珠,也有柴人说,她是渤海湾上天然而成的盆景。这样的比喻其实都很贴切,英龙当雄安喷薄而起的时候,整个渤海湾,连同这块土地变得神奇无比。  巨龙入海,气象万千!  

      看海对我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,然而放眼望去,你不得不被这辽阔的海滩、洪波浪涛、无处不在的苍松所吸引,北戴河的景色实在诱人。  眼前的渤海湾沧波荡漾,白浪翻滚。游人们漫步在沙滩上,一脚踩在沙里,一脚踩在海里,忘却了利禄,忘却了惆怅,在大海面前,原本心中的那点疙瘩变得如此渺小。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也不过是悬挂在宇空中的一个圆球,只是她依托着海的晶蓝,山的苍翠,把地球展现得美轮美奂。可以想象,如果地球没有了海的纯美,山的巍峨,那她同火星还有什么两样?人类文明还会那样多姿多彩吗?  

      北戴河看海的地方很多。初次踏上这块土地,仿佛进入梦幻中的蓬莱,当然很想找一处看海的佳景。尽管已是傍晚,不得已,我们只好求助当地人。当地居民似乎有大海一般的情怀,“这儿的海多着呢,到哪儿,哪儿都好看!”回答很精妙。  

    是的,海的景色,其实就藏在人的心里,心有多宽,海就有多大,心美了,海自然就美。我们一行人漫无目的,沿着东海岸行走,或在沙滩上拍照,或挽起裤子踏海。看海的人丛丛簇簇,大多做跃跃欲试状,几乎看不到扑浪游泳,大约还不到最佳看海季节。然而,海的魅力何曾有四季之分,不同的季节有着不同的姿态,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怀,只是人类还没有找到与大海对话的语言。  

    人类对科学的认识其实是渺小的,对自然界充满着无数的未知,但人类同样是伟大的。我总在想,有朝一日,人类终究会与大自然对上话,到了那个时候,大自然才能释放出无穷的魅力。  

    正漫不经心地行走着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叫金山嘴的看海点,这是一处极佳的位置,沙滩很厚实,礁石兀立,形如鹰嘴,毗邻处建有一条敞开式的走廊,廊内挂着一幅幅毛泽东主席上世纪50年代在此游泳、休息的场景。其中一帧是毛泽东主席与越南胡志明主席在畅游大海后,坐在沙滩上抽烟、喝茶的合影。两个伟人谈笑风生,那种自然的神态,无拘无束的气氛,显示出伟人特有的气质、性格和豪情。  

    正观看着,大海开始变化了。原来已是傍晚六点多,天空渐渐蒙上了黯青色,而在西边的天际间却变得越来越光亮,火烧红的晚霞把波涛涌动的海面浸染得金光闪闪。随着落日徐徐西下,大海以其宽广的双臂,紧紧把落日抱紧,慢慢向纵深滑行,仿佛要给阴暗的海底注入鲜亮的光辉。  

    晚风轻起,晚霞完全消失,大海恢复了本色。此时,海风大了起来,浪涛击打着礁石,海水任性地冲上沙滩,任黄沙为其过滤洗涤。我们依恋着走出沙滩,大海以其雄壮有力的臂膀,舞动起不知疲倦的浪涛。暮色渐重,海天完全紧抱,融合得天衣无缝。此时,月亮还未展现,海天朦胧,远处万仞叠峰,神蜃结楼,只有多情的涛声仿佛为游人送行。  

    当我们回头观望时,天际线上那一片青紫色的烟霞把天地的杂色完全涤荡。此刻,海涛刚刚拥日而去,迅即又捧月而来,银光徐升。  

    海是有生命的,甚至于有语言、有思想、有性格。如果说海啸是大海激昂的怒吼,那么涛声就是大海音乐殿堂中一曲唯美的交响曲。  

    当月亮和星光同时闪烁的时候,大海有着别样的姿态,她虽然不耀眼,但给人以厚重和稳健。然后,我更期待明天清晨将要升腾的曙光。□柴英龙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

  •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