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时雁阵

□刘琪瑞

我又梦见了雁阵、壮美的雁阵。天好蓝好高,一队队大雁从广袤的麦野上空掠过,“嘎——嘎——嘎——”清脆悦耳的雁鸣久久回响在耳畔。在它们有力的翅膀的扇动之下,天空和大地仿佛都在旋转着,升腾着……童年的我和小伙伴们站在故乡青青的麦野上,欢呼着,跳跃着,一首首熟稔的童谣从记忆深处清晰地响起:“大雁大雁向南飞/排成行、列成阵/过了高山过大河/不离群儿不掉队……”

小时候,在深秋或是初冬,大雁排空长鸣的景象很寻常。在白马河滩上,在平展展的麦田中,在柳树林里,经常看到一队队大雁在高远的天空自由地飞翔。 刘琪有时去野外捡雁粪,那一颗颗长圆形的雁粪,像蚕宝瑞宝,像长卵石,轻滑干净,捡回来当柴烧火,既易燃又耐烧。在麦田里、在芦苇荡深处,还能捡到美丽的雁翎,闪着五彩的光影,用它做笔、扎毽子,可漂亮了。

天气好的时候,常常看见三三两两的大雁在田埂上、小河边觅食或小憩,长长的脖子、红红的脚蹼,羽毛呈现出淡淡的紫红色,走起路来大摇大摆、从容不迫。在我和小伙伴们恶作剧般的惊吓、赶撵下,它们并不立即飞走,而是“嘎——嘎——嘎”地同我们亲切地打几声招呼,然后才振翅高飞,仿佛在说:“孩子们,快来呀,和我们一起飞吧!”望着渐渐远去的雁阵,我羡慕不已:“如果能做一只美丽的大雁该有多好啊!那样就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了!”

最有趣的,当属站在故乡那面土坡上,仰望雁阵排空的景象了。一队队的大雁鸣叫着从头顶飞过,乡下孩子们欢呼雀跃着指指点点数数儿,然后齐伙儿喊:“三只雁、五只雁,排出个‘一’字给俺看!”果然,那些雁儿就排出了个“一”字来。大家又齐伙儿喊:“六只雁、八只雁,排出个‘人’字给俺看!”那些雁儿好像听懂了我们的话,真的排出了个“人”字形。我们高兴地扎煞着小手,接着喊:“雁儿、雁儿,冷不冷、暖不暖?飞、飞、飞,你的家远不远?”那些雁儿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地鸣叫着,仿佛在应答哩。有时,我们发现有孤雁踽踽独飞,觉得心下不安,也会喊上几句:“雁儿、雁儿,掉了队、失了伴,害怕不害怕、孤单不孤单?”那只孤雁回应的叫声凄清而哀婉——在这寥廓的霜天和寂苦的旅程,何处是它的落脚点和温暖的家园呢?在我们悲悯而关切的注视下,那只孤雁渐飞渐远,最终幻化为天边的一个小黑点儿……

而今,即使在乡下,也很难觅到大雁的踪影,更不用说壮美的雁阵了。还记得小学语文课文里写道:“天气凉了,树叶黄了……一群大雁往南飞,一会儿排成个人字,一会儿排成个一字……”我那从未见过大雁的孙儿,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雁阵排空的景象,任凭我一遍又一遍地描绘。

如今,在梦中,一队队活泼灵秀的大雁飞越故乡的山岗、河湾以及那一望无垠的麦野,飞越童年澄澈高远的天空,一声声清脆悦耳的雁鸣又响起,一首首清亮亮、脆生生的童谣仍在传唱:“雁儿、雁儿/给你根针、给你条线/穿出个人字俺看看……”

醒来时,却发现自己早已泪眼迷蒙。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